不滅雷皇 正文_第五百八十四章 大結局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


第五百八十四章 大結局

“賀年泊來了!”秦陽沉聲道。

“那怎麽樣?”陳青璿問道。

“你稍微再休息一下,我馬上就回來。”秦陽將陳青璿放了下來,毅然走向了賀年泊的方向。

陳青璿十分擔憂,但她此時傷勢很重,也根本幫不了秦陽的忙,隻能是幹著急了。

秦陽飛入了半空,望著遠處那一道急掠身影,賀年泊身後跟隨了三十個修煉者,都是修羅府的精英弟子,各個都是天位修煉者。

賀年泊停在空中,一張臉孔陰沉得像個惡鬼,眉宇間盡是濃鬱到極致的殺氣,秦陽在修羅府引爆了氣運神石,不僅讓修羅府傷亡極其慘重,還流逝了修羅府絕大部分的氣運。

這一重大損失,超乎賀年泊能承受最大範圍,就算他耗費了極大力量挽救,也隻能勉強讓氣運神石不在流逝。

他暴怒到了極點,在處理了修羅府宗門事宜後,便帶人一路疾馳而來,勢要將秦陽活捉回修羅府。

“秦陽!我修羅府與你的仇怨,不共戴天!此番抓你回修羅府,一定會讓嚐到世間最恐怖的折磨!”賀年泊陰冷道。

“嗬嗬,就憑你們?”秦陽冷笑道。

“虛張聲勢,給我拿下他!”賀年泊沉喝一聲,齊聲猶如悶雷般炸響。

“是!”

三十個修羅府弟子齊聲大喝,他們也是充滿了怒氣,幾乎同時朝秦陽衝了過來,聯合起來的龐大氣勢,幾乎令天地瞬間色變。

“呼!”

秦陽嘴角揚起了冷笑,右手平伸向了前方,一股無形巨力陡然凝起,於虛空中驀地爆發出來,瞬間便席卷了三十個修羅府弟子。

見狀,三十個修羅府弟子不覺有異,但賀年泊卻是臉色劇變,大吼道:“小心!”

盡管他提醒的很及時,但依然是晚了一步,無形巨力頃刻間籠罩了三十人,將他們猶如掌中飛蟲般,一刹那便被碾成了粉碎。

“這力量……”

賀年泊目露震撼,能瞬間秒殺三十個天位修煉者,就算是天極境的修煉者,也是絕對不可能做到的事情。

難道,此時的秦陽……晉升到了神虛境?

怎麽可能?

不久前他還是天恒境,怎麽在這短短的時間內,他就變成一個神位修煉者了?

“很奇怪嗎?賀年泊,修羅府已經元氣大傷,不過有你在的話,遲早都能恢複元氣,如果連你也死翹翹了……”

秦陽笑容無比詭異:“那修羅府就真的永無翻身之日了!”

“……”

賀年泊臉色陰鷙,沉默了片刻後,卻是揚起了狂笑,伸手一指秦陽:“黃毛小兒!就憑你一個初入神位的雛鳥,也想要震懾到我?真是滑天下之大稽!”

“你要戰,那便戰吧!”

秦陽眼神漸冷,身形陡然消失在半空,一道龐大波紋激蕩而出,瞬間驅散了方圓百裏的雲層。

“喝!”

賀年泊沉喝一聲,修羅冥法的念道靈力爆發,化作了一個晦暗龐大的熾陽,天地間瞬間陰暗了下來,猶如是黑夜瞬間降臨了世間。

秦陽與賀年泊陷入了激戰。

雖然賀年泊是個成名已久的神位強者,在神虛境上已經浸**多年,更有北離的無上念道修羅冥。

但是,秦陽吸收了反物質,這一種宇宙中的極危險

物質,給予了他超乎想象的龐大力量,竟是與賀年泊激戰了個旗鼓相當。

兩人這一場激戰,打得是驚天動地,半空中布滿了空間亂流,完全一副世界末日的恐怖景象。

“嘭!”

秦陽一掌按住了賀年泊麵門,無形巨力頃刻間爆發出來,驀地將他擊飛出了萬餘米之遙。

“噗!”

賀年泊臉色一白,竟是吐了口黑色鮮血,身形在半空有些微微顫動,他竟然被秦陽一擊擊退了萬米?

遠處,秦陽化作一道金色流光,瞬間掠到了賀年泊的身前,右手化刃噗嗤一聲穿透了賀年泊胸膛。

“你……”賀年泊雙目赤紅,雙手抓住了秦陽的利刃。

“去死吧!”秦陽眼神陰冷,右手利刃陡然間用力,想要取走賀年泊的性命。

但是,無論他如何用力,利刃卻是無法在前進一寸了。

賀年泊雙手流淌著鮮血,死死地抓著秦陽的利刃,臉上揚起了猙獰可怖的狂笑:“秦陽啊秦陽!縱使你的天資與世絕倫,但和我鬥你還嫩點!”

聞言,秦陽臉色微變,他感受到賀年泊發生了某種變化,力量正在瘋狂地暴漲著,幾乎是毫無止境的暴漲!

“轟!”

賀年泊仰天大吼一聲,修羅冥法的念道靈力爆發,竟是直接將秦陽擊飛了回去,一股浩瀚無窮的威勢降臨下來,讓萬物都不禁為之悲鳴。

神涅境!

媽的……這老東西在關鍵時刻,竟然突破晉升到了神涅境!

秦陽暗罵一聲,在他還未有所應對的時候,賀年泊便瞬間來到了他的身前,一擊將他轟入了大地中。

“轟隆!”

仿佛發生了地震,秦陽將大地砸出了一個巨坑,猶如是天外隕石降臨的超巨大坑洞。

賀年泊一身殺意凜然,衝入了下方的超巨大坑洞,便對秦陽開始了痛毆。

事實證明,秦陽的反物質驅動模式,讓他獲得了比神虛境還強大一籌的力量,卻遠遠遜於神涅境的強力量。

毫無任何還手之力,秦陽被打得鮮血淋漓,一身慘烈到觸目驚心的傷勢。

“嘭!”

秦陽被擊飛出去,直接撞塌了一座青山頂峰,狼狽無力地仰躺在地上,連動一根手指的力氣都沒有了。

賀年泊落在了不遠處,一邊緩步走來,一邊冷漠道:“秦陽,在我見過的人中,你是天賦最恐怖的一個,但不幸的是你惹上了我。”

“本想著將你帶回修羅府,給予你萬般痛苦的折磨,但你‘助’我晉升到了神涅境,也算是替我了結了一樁心事,我就給你一個痛快吧。”

說完,賀年泊揚起了手,凝起一股念道靈力,直接轟向了不遠處的秦陽。

“嘭!”

念道靈力入體,一口血液噴入半空,一具嬌軀倒在了秦陽身旁,陳青璿在千鈞一發之際出現,幫秦陽擋下了這致命一擊。

秦陽瞪大了眼睛,雙目中瞬間變得通紅,強撐著抬起了右手,顫抖著摸向了陳青璿的臉龐:“媳婦……為什麽……”

“因為,你是我的男人啊。”陳青璿臉色慘白,虛弱艱難的說出這一句話,眼神便是逐漸的渙散了。

“……”

秦陽怔怔失神,雙眼被淚水模糊了視線,整個人失魂落魄的,像是瞬間蒼老了十幾歲。

“嗬嗬,真是感情至深

啊,我就讓你們去幽冥地府,去做一對亡命鴛鴦吧。”賀年泊抬頭凝起了念道靈力。

但是,靈力還未出手,他便是微微一愣,隻見秦陽竟是……緩緩站了起來。

一股漆黑陰沉氣息,彌漫在秦陽的周身,邪惡得幾乎淩人窒息,讓賀年泊不由得臉色微變,這秦陽竟然是墜入了魔道!

“賀年泊,你平生最大的失策,便是派你兒子去了陵墓。”

秦陽冷笑一聲,身形竟是瞬間消失在原地,下一刻詭異地出現在賀年泊身邊,一手閃電般扼住了他的脖頸。

“你殺不了我,就算你墜入了魔道,力量也絕對不足以殺掉我!”賀年泊一把抓住了秦陽手腕,臉上揚起了得意猖狂的大笑。

“是嗎?”

秦陽微微一笑,他左胸心口一陣詭異波動,竟是出現了個無比怪異的黑色洞口,那力量讓賀年泊不禁臉色劇變。

這是什麽力量?

“去死吧!”

秦陽冷喝一聲,心髒口黑洞陡然暴漲開來,瞬間變得無比的巨大,一股恐怖吸力從黑洞中傳來,他和賀年泊都不受控製的飛入黑洞。

黑洞!

宇宙中最恐怖的力量!

天地間,這一黑洞暴漲至了萬餘米之大,任何事物都會被吞噬進入,就連神涅境的賀年泊,也抗拒不了黑洞的吞噬。

……

不知過了多久,秦陽猛地一睜開,卻發現自己在個……很熟悉的地方。

“這裏是……”

秦陽怔怔失神,望著房間內熟悉的一切,仿若如夢般喃喃道:“靖南王府……我竟然回到了靖南王府,這到底是怎麽回事?”

就在這時,一陣敲門聲傳來,他從床榻身上飛奔下去,猛地將房門門打開,頓時看到了刁山的臉孔。

“刁山……你怎麽會在靖南王府?”他詫異問道。

“世子殿下,您在什麽啊?小的怎麽聽不懂啊。”刁山一臉迷茫。

“你現在是什麽身份?”秦陽怔怔問道。

“殿下,您怎麽了啊?我是您伺候您的下人啊,您不認識我了嗎?”刁山迷茫道。

突然,一聲嬌喝從王府外傳來,讓秦陽直接變呆立當場——“敗類秦陽,為禍銀華,欺男霸女,天理難容!”

“都跟我一起喊:敗類秦陽,為禍銀華,欺男霸女,天理難容!”

“敗類秦陽,為禍銀華,欺男霸女,天理難容!”一眾整齊銀華百姓的響亮聲音。

“繼續,給我用力喊!”

下一刻,秦陽猛地飛奔出去,將王府大門緩緩打開,頓時看到了外麵一眾人群,也看到了人群中那一道綠衫身影。

“……”

他喉嚨裏仿佛哽住了什麽,不顧得一眾人的怪異目光,直接飛奔到了陳青璿身前,緊緊地將她摟在了懷裏。

人群頓時就驚呆了,不可置信的望著這一幕。

陳青璿先是一陣惱怒,剛想要將秦陽狠狠踹開,但忽然聽到了細微抽泣聲,摟著她的秦陽竟是在微微顫抖。

他哭了?

不知為何,陳青璿本應將他狠狠地踹開,將這個色膽包天的家夥打個半死。

但是,她卻並沒有那麽做,隻是讓秦陽緊緊地摟在懷裏,感受著他那生怕失去了最重要東西的悲愴。

這一刻,仿佛變成了永恒,定格了良久良久。

(本章完)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