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5A中文>玄幻魔法>我的回血有億點快> 第33章 塔羅茲克,他的故鄉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33章 塔羅茲克,他的故鄉(1 / 2)

“你是說,一頭與混血法師關系匪淺的星空異魔,降臨在西大陸後與異魔教會失去了聯系。現在這頭異魔由于未知原因,已經無法被混血法師找到了,所以異魔教會派出了能讀取記憶的的影魔前來調查,是這樣嗎?”

碧翠絲說道,“這是你的猜測,還是已經有确鑿的證據鍊了?需要我做什麼嗎?”

雷克索爾彎曲手臂架在書桌邊緣上,“碧翠絲,我承認我說的話裡猜測的成分居多。但我目前沒有更好的想法了。我需要你的幫助。我想閱讀星夜王國的真實曆史記錄,尤其是與流寇團有關的曆史記錄,包括流寇團的起源、成員、詳細的事件經過,還有這一過程裡不合邏輯的諸多細節。我确信,能夠證明黑旗存在過的痕迹就掩藏在這段曆史裡。在這一方面,我和異魔教會想得一樣。”

碧翠絲思索了幾秒,“好吧,我實話告訴你吧,流寇團的曆史确實有不小的問題,而且就在你把自己的推測告訴我的時候,我已經把整個事件給串起來了。”

“洗耳恭聽。”雷克索爾抱着膀子聽講。

“赫姆斯特,這個生物煉金師,你還記得嗎?他成了誇珞烏奇的手下,利用外殿研究員的身份和信息優勢,在斯布瑞爾省裡發展了自己的普通人勢力。”

碧翠絲在抽屜裡摸索了一下,拿出一瓶藥劑放在桌上。

透過玻璃瓶身,可以看到火紅色的藥漿正從瓶壁上緩慢滑落。

“赫姆斯特給手下的三流煉金師們和流寇們下了個命令,他讓流寇去把斯布瑞爾省和羅薩克省的小孩抓起來,挨個用這種火紅顔色的藥漿試藥。”

碧翠絲把藥劑瓶推到雷克索爾面前,“你試試這種藥劑的作用吧。”

雷克索爾撥開瓶塞,一股濃烈的刺鼻氣味瞬間在書房裡彌漫,肉眼可見的火紅色煙霧從瓶口裡鑽出來,就像是火焰在瓶子裡爆燃了一般。

“吸吸~”雷克索爾煽動鼻翼,“我記得這藥劑。你在兩殿的例行會議上提起過。當時,你說它是一種可以從體内引燃服用者的特殊藥劑。”

“對。”碧翠絲點了點頭,“這種藥劑的配方,來自于赫姆斯特的煉金日記。西大陸這兒沒有配方所需要的材料。受到赫姆斯特指引的三流煉金師,隻能盡量找來本地的材料來作為替換。他們煉制的藥劑,除了讓人痛苦、全身發熱,最終死于軀體損傷以外,沒有其它效果。”

碧翠絲頓了頓,微微一仰下巴,“但你手上的這支就不一樣了。我從聖殿裡找來了配方上所需的所有原材料,親手煉制了一批藥劑交給聖殿。你手上的這支,是我留下來當作備份的,擁有完美品質和配方上描述的效果。”

雷克索爾把藥劑瓶放到鼻子前,深深地吸了口氣。火紅色的氣流鑽入他的鼻子,竟然發現辛辣中有一種意料之外的甘甜。

他把藥劑喝了個底朝天,感受着又辣又甜的藥漿滑過喉頭,流入胃部。

“身子有點熱。”雷克索爾把藥劑瓶放到桌上,看向紅彤彤的手掌。

他握緊拳頭,揮舞手臂在空氣中劃出呼呼的拳影,“我能感受到有一種奇怪的力量在體内滋長,它好像讓我的肌肉力量變得強大了一些。這股力量在迅速衰退…”

雷克索爾拍了拍胳膊上的肌肉塊,“嗯..可能是我的藥劑抗性太強了。這東西對我的效果有限。或許得找個身體素質接近普通人水準的人來試試。”

“不用那麼麻煩,我可以直接告訴你結果。事實上聖殿裡早就做過實驗了。”碧翠絲把空藥劑瓶放回抽屜裡,接着說道:

“年齡越小,服用效果越好,藥效持續時間越長。15歲以下,且精神海洋匮乏的孩童,在服用了這種藥劑後,将有微小的可能直接覺醒血脈之力。年齡過大,或者精神海洋達到了法師仆從的标準,那藥效就隻剩下短暫強化肌肉力量了。”

“這種藥劑可以覺醒血脈之力?”雷克索爾一愣神,“異魔教會掌握人造血脈的藥劑配方了?”

“不,這種藥劑不是賦予服用者人造血脈。”碧翠絲搖了搖頭,“而是短暫地提高服用者的血脈濃度,如果濃度剛好超過阈值,那服用者就會覺醒血脈之力。如果一個人本身沒有任何潛在的血脈,那這支藥劑除了讓他發熱以外,沒有其它效果。”

“在我把藥劑的成品和研究報告交給外殿的時候,我們都很疑惑,為什麼誇珞烏奇要讓赫姆斯特指示不入流的煉金師,去煉制這種藥物,然後挨個找小孩試藥?”

碧翠絲說道:

“現在,我想我們知道答案了。他們在尋找黑旗——這頭星空異魔降臨到西大陸的過程中出現了意外,可能暫時變成了小孩的樣子,并丢失了一部分記憶。

“血魔誇珞烏奇走遍全國,仔細檢查了每一個人的血紋特征,卻一無所獲。

“最終,它不得不讓赫姆斯特大範圍地試藥,期待着用這種藥劑激發黑旗的血脈之力,顯著提高黑旗的血紋特征,然後找到黑旗。但是很可惜,由于材料和煉金技術的限制,三流煉金師把找出黑旗的事情,做成了虐待孩童的慘案。”

雷克索爾緩緩點頭,“我贊同你的推測。我們現在需要證據。要麼找到黑旗,要麼找到它突破星空交界地防線的證據。你有什麼好思路嗎?”

“在聖殿頒布了尋找黑旗的長期任務後,我一有空就會思考這個任務。”碧翠絲從抽屜拿出幾個記事本,“我用元素傀儡去拜訪了西大陸的兩位内殿法師,這是我和他們談話的魔法記錄。”

雷克索爾翻開記事本,這上面以動态的平面圖像記錄了碧翠絲和内殿法師談話的場景,将意念集中到圖像上便可聽到當時的談話錄音。

魔法記錄上顯示,碧翠絲先是詢問了内殿法師有關星空交界地防線的情況,内殿法師說:“一切正常。西大陸上方的星空異魔數量,隻有東大陸的百分之三左右。平時的防衛壓力很輕。”

當碧翠絲詢問是否曾有星空異魔成功突破防線時,兩位内殿法師的回複既統一又笃定:“沒有星空異魔突破防線。事實上,由于來犯的星空異魔數量很少,即便我們不出手,它們也完全無法抵達創世煙霧的中層。”

内殿法師帶碧翠絲去看了創世煙霧中的情況。碧翠絲的元素傀儡在煙霧旁停留大概半個月。

在這期間,星空異魔的表現和内殿法師描述的一樣——它們剛一與創世煙霧的最外層接觸,就被煙霧融化了過半人員,在靠近煙霧中層的時候已經差不多死傷殆盡了。

臨走之前,碧翠絲例行公事,檢查了内殿法師的光元素情況,确認他們沒有背叛聖殿。

雷克索爾閱讀了所有内容後問道,“難道黑旗并不是從西大陸這兒降臨的?它降臨在了其它地方,然後來到了西大陸?”

“現在看來,确實是這樣。”碧翠絲點了點頭,指向另外一本記事本,“這是一份人員清單。上面記錄了所有曾被流寇團抓走,被迫試藥的孩童。我事後調查發現,在流寇肆虐最開始的那兩年,流寇抓人之前會收到赫姆斯特的名單,他們隻會擄走名單上的孩童。但從第三年起,他們便沒有再收到過赫姆斯特的名單,全憑模糊的指示擄走所有可以擄走的孩童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